你可以选择迷惑我也可以选择不被迷惑的话语

2017-09-07 16:58

其实文人大都自恋,反复修订自我作品的也有很多,譬如金庸就孜孜不倦地一直在修改自己的作品。但是,自己翻拍自己的电视剧,还真是头一遭。是偷懒也好、是投机也罢,无论怎样,于正都将这种自恋心态原原本本地表现在翻拍这种行为上,更创造了一种新的自恋境界。对于没有看过《玫瑰江湖》的人来说,《王的女人》的构思颇为新鲜;对于看过《玫瑰江湖》的人来说,寻找两部剧作的相似与不同,也是难得的乐趣。(稿件来源:网易娱乐)

在人物形象方面,《王的女人》更像是黑化版的《玫瑰江湖》,君绮罗始终太过善良圣母,吕乐后期则会复仇害人,追不到爱情就追求权势;林初一是绝种好男人,最终让君绮罗爱上自己不止,还圣父地放过了沐晟,海天则比较腹黑,城府颇深很会耍心机。不过这些不同要看到很后面才出现。至于项羽与虞姬这两位倒是一脉相承,林初一与云狂都是优柔寡断一会儿爱这个一会儿爱那个的,而沈斯如与于妙戈都是内里心狠手辣表面装清纯的恶毒女二标准配置。显然在经历了《玫瑰江湖》的不温不火之后,于正决定将主人公描写得更加极致,黑化部分不仅仅局限于两位配角,连主人公也一起高端黑了起来。这当然更符合时下观众的口味。

《玫瑰江湖》与《王的女人》都以楚汉争霸为蓝本,只不过一个是民国版,一个是历史架空影射汉朝版。两部剧从一开场就惊人相似:《玫瑰江湖》里女二号、童年沈斯如(原型虞姬)第一个出场,倒在战场上,女主、童年君绮罗(原型吕雉)与父亲救了她,沈斯如住进了君绮罗家里,并被收为养女,两人以姐妹相称,经常一起绣花,绣着绣着镜头一转二人就长大了;《王的女人》里第一镜头也是童年于妙戈(原型虞姬,袁姗姗饰)倒在战场上,童年吕乐(原型吕雉,陈乔恩饰)与父亲救了她,然后一起绣着花长大除了那两位小虞姬一个头朝东躺一个头朝西躺,相似度几乎是百分之百。

除了情节上的类似,就连台词都没怎么改,一律照搬挪用了事。譬如两部剧的女主母亲因为女主叛逆而教育她时,都说了:你读这么多书也不如有一技在身,万一将来你的男人不要你了,还能靠绣花养活自己。女主则都表示我要做一个不一样的女人,朗朗乾坤,天底下一半都是男人。在女主都跑去青楼跳舞找寻真爱后,两位蒙面的男主都进行了英雄救美,都说出了靡靡之音只会让世人沉醉于醉生梦死。你可以选择迷惑我也可以选择不被迷惑的话语,绝对是一比一翻拍拷贝不走样。

至于后续的故事更加不必分开叙述了,因为是一模一样的,只需将名字相对替换就行了:沐晟对应云狂(明道饰),原型是项羽;林初一对应海天(罗晋饰),原型是刘邦;杨喜冰对应戚喜冰(金莎饰,连名字都没改呢),原型是戚夫人;岑野瞳对应萧辉(田亮饰),原型韩信;花解语对应花倾国(林园饰),原型韩信妻子在这两部剧里,霸王别姬那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项羽与吕雉的生死相许、缠绵悱恻的恋情,确实大胆而颠覆。吕雉与项羽因为误会而分开,在各种因缘际会之下不得不嫁给刘邦,一起并肩作战、相互扶持。不仅是故事的大框架如出一辙,就连细节部分也很雷同。包括吕雉母亲为丈夫洗脚、虞姬听到吕雉父亲的话而埋下仇恨的种子、项羽与刘邦惺惺相惜,甚至连项羽与吕雉相遇相爱的浪漫桥段都是一样的:抱住360度旋转眼神对视,在烛光中互相依偎

尽管立项不通过,但于正仍旧不死心,于是拍摄了《玫瑰江湖》,民国江湖版的楚汉传奇。其实《玫瑰江湖》如今看来很是经典,至少不浮躁、很精致,钟汉良、陈键锋、霍思燕等主演都是在最好的状态下拍摄了本剧,外加故事曲折画面唯美,口碑确实不错。但不知怎地就是没能大红起来,恐怕这也是于正觉得遗憾的地方吧。于是四年之后,《王的女人》卷土重来,广电总局仍旧不让戏说历史,也就只好架空历史,用其他的名字代替吕雉、虞姬、项羽、刘邦当然,剧中已经留了足够的线索让人明白这就是一段楚汉传奇。

其实若说《王的女人》照搬《玫瑰江湖》,也不是那么准确,因为于正从一开始想做的项目就是楚汉争霸这段故事,更从2004年tvb的《楚汉骄雄》中摸索出故事的轮廓,譬如吕雉扮男装、吕雉最先看上的是项羽,这几乎是历史性的颠覆。或者正因为这种颠覆,广电总局并没有通过这个立项,但于正对于故事题材的前瞻性与把握,仍旧让人赞叹如果大家没有忘记的话,2009年有三部电影都是以楚汉为题材立项,包括《王的盛宴》等等,但这股楚汉热,于正才是最早触到嗅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