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专家称

2017-09-26 09:37

近日,青岛中山公园为了让人们也能在城市里看到萤火飞舞的情景,从广西引进了一万只萤火虫。然而这些美丽的小虫仅在青岛待了3天就有一半死去。对此,有很多市民问,这样贩售浪漫是喜还是忧?在哪里可以看到真正的萤火虫?

说起萤火虫,市民林女士一边回忆一边说:小时候,我们晚上出来,在小区、马路边都能看到萤光闪闪,伙伴还为萤火虫设计了很多游戏。

如今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早已难觅萤火虫的踪影。不少市民也和林女士有着一样的担心,今后孩子们只能在电脑上看荧火虫。

周先生居住在南宁市白沙村,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由于村里的电路设施建设不完善,经常发生停电的现象。每到停电的夜晚,大人们便搬上几张小凳来到门口纳凉。而小朋友们就会三五成群,在村子里做游戏。而他常常和小伙伴们捉萤火虫来玩。他们还总结出了自己的独门秘籍。抓萤火虫必须讲究团队配合,其中一些人手拿蒲扇,踮起脚尖轻轻地跟在萤火虫后边。等萤火虫飞慢了,就迅速挥动手里的蒲扇,萤火虫瞬间被拍落在地,其余的小伙伴马上将萤火虫捉到手里,不让它飞走。大家还拿出家里用过的棕色小药瓶,将萤火虫放入瓶中。瓶里的萤火虫装得多了,就变成了一个发光的小灯泡。

让人很难想象,今后小朋友上语文课时,老师在教学生轻罗小扇扑流萤时,老师没有过真实的萤火虫,为了体验诗句的意境,只好到市场上购买,实在不敢想象是什么情形。萤火虫,只是停留在诗句当中,不知道萤火虫为何物!

对于萤火虫的现状,有关人士痛心地说,之所以会造成现在这个局面,和城市规划不无关联。一块完整的生态环境被马路、居民区等建筑隔离成了若干小块。昆虫无法互相交流,最终逐渐退化而亡。生态碎片化尤其是对捕食性的昆虫,如螳螂、蜻蜓、萤火虫等更具威胁。

南宁一位卖家告诉记者,一年中卖得最好的时候就是七夕节,或是集体婚礼活动时。因为很多人为了表达爱情,喜欢用萤火虫制造浪漫。

张永强教授说,现在南宁城市里很难找到萤火虫,最大一个原因就是萤火虫习以生存的天然植被破坏了,即使有郁郁葱葱的大树,没有食物的供应,它们也是无法生存下去的。萤火虫主要靠吃蜗牛为生,没有蜗牛的生存环境,自然没有了萤火虫。此外,水污染、农药喷洒及光污染等人为破坏环境的行为,也让萤火虫不见踪影。按类形上分,目前在南宁存在两类萤火虫,一类是个体大的,一类是个体小的,由于地理环境的影响,个体大的萤火虫主要存在于山区里,所以在南宁看到萤火虫,大部分是个体小的。张永强教授说。

然而,当林女士为人母时,在南宁却找不到了萤火虫的踪影。妈妈,萤火虫是什么样子的呀?在哪里可以看到萤火虫?林女士的女儿4岁,上幼儿园时,老师教她识图认字时,她看到画册上的萤火虫,回到家就一劲地追问。然而,林女士也想不起来,自己有多久没有见到过萤火虫了。女儿的问题让林女士感到无奈,只好在电脑上找一些萤火虫的视频。

活体萤火虫50只起卖,一百只299元,保证成活,拍下后赠送20%。昨日,记者在淘宝网打入活体萤火虫字样,各种出售萤火虫的信息就出现在记者面前。

对于贩售浪漫是喜是忧?广西研究昆虫方面的专家张永强教授说,如果这些萤火虫是野生的,这样的行为,会破坏萤火虫的生存环境。如果是工人养殖的,安全放生,放生于萤火虫适存的环境,更利于其繁殖,当然是一件好事了。

度月影才敛,绕竹光复流。古时文人吟诗作对常以萤火虫为题材,现在人们则将其视为浪漫、爱情的象征。但是近年来,萤火虫的栖息环境受到严重威胁,萤光闪闪的曼妙夜景也逐渐成为一种回忆。

该养殖萤火虫基地老板姓吴,说起青岛从广西购萤火虫的事,吴老板笑着说:的确有这回事,青岛中山公园从我这里购进了一万只萤火虫。这也是我这里开业以来,做的最大一笔生意。

萤火虫生长于有水的地方、湿润的环境、没有光污染的暗夜、茂密的草丛、自然的植被环境当中。广西农业职业技术学院植物保护教研室梁萍老师分析说,城市生态环境好了,适于萤火虫生长的环境存在了,萤火虫就有可能回归了。有专家称,从现下来看,污水治理和垃圾分类、循环利用等等方面都还是软肋,这些都在制约中国城市生态的保护。萤火虫也是生态环境的指示物种。凡是萤火虫种群分布的地区,都是生态环境保护得比较好的地方。换句话说,如果萤火虫在地球上消失了,足以证明生态环境已经十分恶劣。

据7月15日《齐鲁晚报》报道,12日,青岛从广西引进的一万只萤火虫放进中山公园,而这些美丽的小虫仅在青岛待了三天就有一半死去。专家分析,花巨资引进萤火虫,勾起人们的童年记忆,公园是热闹了,但刻意追求生物多样性的做法结局如何,还有待观察。萤火虫从城区消失,是因为城区内适合萤火虫生存的大环境不复存在,买萤火虫的钱不如用来改善环境。

小记是一位80后,曾记得,小时候在宁静的夏夜里,萤火虫漫天飞舞,荧光点点,童乐无穷。许多跟小记年龄相仿的人,童年里都少不了萤火虫的趣事。如今,在城市里,自己都记不得有多久没有见到过萤火虫了。

对此,7月16日记者进行了采访。在采访中,有市民提出,别让萤火虫随诗句一样远去。

我养的萤火虫,销售到全国各地,消费人群集中于情侣、商家,最少的订单也有上百只。吴老板说,他养的萤火虫,以只为单位出售,平均每只卖3-4元。他说:以3个月为周期,每个周期养殖10万只萤火虫。

7月10日,有媒体报道,青岛中山公园从广西一个养殖基地购进了万只萤火虫。记者经两天的追寻,终于了解到这个萤火虫养殖基就在南宁大明山。它占地2亩,2009年开始养殖,是目前广西最大的一个人工养殖萤火虫基地。

失去了,才显得更为珍贵,这总是大多数人的思维定势。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面对着水泥森林,怀念那些与萤火虫相关的天真童年和青涩初恋?保护萤火虫,从某种意义讲,也是保护人类赖以栖息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