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明先进文化是受欢迎的

2017-12-27 19:25

该县第六届“幼苗杯”幼儿艺术大赛4个荣获金奖的节目中,3个由农村选送;

“早上听鸡叫,白天听鸟叫,晚上听狗叫。”这是以前农村单调生活的写照。但如今的平江乡间,农村文化活动中心、农村文艺队如雨后春笋,撬动了基层文化大繁荣。平江县广场舞文化的热潮,正是该县农村精神文化大发展的缩影之一。

1月15日,平江县浯口镇东港村,冬日暖阳刺破晨雾,洒满这个大山深处的村庄。

……

平江县第八届“蒲公英”奖少儿艺术大赛,进入决赛的97支参赛队伍中,其中57支队伍来自农村;

在主管部门平江县委宣传部和其他单位的支持下,该县首届广场舞蹈大赛于2011年4月举行,60支城乡队伍共2000多人的参赛规模远远超出了预期。“刚开始觉得能有二、三十支队伍报名就差不多了,没想到报名的越来越多,要不是因为时间仓促和后来限制了数量,参赛队伍估计得破百!”“而参赛队伍的水准之高也是大大出乎了组织者的意料,真是没想到几个农村堂客能把舞跳得这么好!”罗继明更加坚定了在全县范围广泛推广广场舞的决心。县文化部门通过采取举办培训班、派舞蹈骨干下到村里指导、争取财政经费支持、对乡镇文化站进行考核等举措,将农村广场舞水平与质量大大向前推进了一步。

平江自古崇文尚武,文化底蕴深厚,多次获评“全国文化先进县”。

目前,平江的县、乡、村三级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已经基本建立。该县农村文化发展和建设经历了“送文化下乡——到农村种文化——送文化进城”3个过程,从单一的文化部门主管农村文化到各单位和多部门联动的喜人变化,已经逐渐扭转了长期以来城乡之间文化服务和文化水平的差距。

现在,平江县广场舞蹈队总数已达379支,无论是在县城,还是最偏远的咏生、黄金洞、大坪等乡镇,广场舞蹈爱好者每晚都会自发聚集在一起跳舞健身。平江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戴领梅告诉记者:“跳广场舞已经不只是健身、会友,还能净化社会风气。在跳广场舞后,不少村民改变了以前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打牌买码的陋习,远离了以前不良生活习惯,而打架斗殴、吸毒等现象更是大大减少。”

愿平江山沟沟里的广场舞跳得更火爆、更灿烂,为贫困地区在全面建成小康的路上文化先行一步探路前行。

跟着她,记者也来到村委会前的广场。场地不大,这会儿已经密密麻麻站了几十号人。正是寒冬腊月的天儿,天气很冷,可朱密芳说,这里每天早晚的广场舞,不管三九天还是三伏天,从来没间断过。

“将军之乡”、“千年古镇”、“中国民间艺术之乡”、“中华诗词楹联之乡”、“油菜花节”……一张张厚重的文化名片,记录了平江农村文化发展和建设的轨迹。农村文化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而蓬勃发展,透射出草根的活力。

2012年平江“幸福康年”春节联欢晚会,有 4个节目来自农村;

“一开始,大家还有点不好意思,有的说那是瞎扭。”村民兰奇志告诉记者:“我眼睁睁地看着胖子慢慢瘦了下来,估摸着那广场舞有用,就加入进来了。1年跳下来,我腿脚更利索了,心情也好了,什么麻将、码报再也没碰过,家里家外的活干起来更有劲了,家庭自然也更和睦了。”

地处山区的平江广大农村广场舞的火热发展,表明先进文化是受欢迎的,具有强大生命力。只要各级党委、政府,特别是宣传文化部门的倡导与推动,各单位的支持与配合,先进文化便能迅速地在农村安营扎寨,并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将农村文化力量回传至城镇。这样,送文化下乡,到农村文化进城,如此循环往复,城乡一体公共文化体系建设日臻完善,全面建成小康之路越走越宽。

从以前的农村文化专干几乎无事可做,到如今的农村文化工作经常忙不过来,两种鲜明的对比,扎根农村文化工作20多年的安定镇文化站站长何荣军深有体会。“以前举办活动农民都不愿意参加,现在都踊跃参加,每次活动报名都爆满。”他表示,农村文化活动让分散的村民集中在一起,找到了“乡里乡亲”的归属感,也不知不觉拉近了干群的距离,“每次活动农民朋友都献计献策,积极参加,能落落大方走上舞台,村里就能搞出一台像样的晚会。”何荣军骄傲地说。

平江县首届广场舞大赛中,参赛的农村代表队32支,占参赛队伍总数的53%。2011年8月,该县应邀参加中央5台“闻鸡起舞”节目录播现场的2支舞蹈队,也都是来自农村;

已经集结出版歌曲专辑《中国有个平江县》中的12首本土传统民歌大多都是创作于农村,《平江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更是土生土长的平江文化宝库中的一束山花。一台平江花灯戏——《金凤凰》拯救了一个濒临灭绝的地方剧种;一套《平江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有效保护和传承平江本土文化;一套平江本土歌曲专辑为全面唱响中国有个平江县提升了知名度和影响力;一系列活动丰富了山区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这“四个一工程”充分展示了平江县“新农村文化大军”的活力和爆发力,也记录了平江文化发展的全新气象。

2012年湖南省第十一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该县获奖作品花灯戏《金凤凰》的取材来自农村,演员也基本来自农村;

平江县文广新局局长罗继明有晚饭后到广场散步的习惯,那段时间,细心的他发现,广场上跳舞的人每天都在增多,正愁于群众文化推广方法的他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搞一次广场舞比赛试试,看看全县到底有多少人在跳。

该县的广场健身舞文化始于近几年,刚开始,全县跳广场舞的队伍和人员都不是很多,大部分只是集中在县城和几个较大的镇上。不知不觉,跳广场舞风气逐渐向农村扩展,地处深山老林的村庄也跳起了广场舞。

“乡里人嘛,农闲的时候就是图个乐子。”东港村村支书张桂林说,“刚开始没人教,都是买了盘广场舞的影碟自学的,跳得也不标准,后来县里派来了两个老师教舞,现在大家的动作也越来越好看了。”“舞迷”吴彩霞告诉记者,自从加入舞蹈队以来,就对跳舞“上瘾”了,每天晚饭后就想着到广场跳舞,虽然一跳就是一个多小时,但一点也不觉得累,而且明显感觉身体状况比以前强多了,广场舞既健身又快乐,真的很好。

“春日风吹来暖洋洋,花儿开得遍地红。”音乐渐起,零零散散的人群迅速排成了整齐的方队,跳起舞来,朱密芳也迅速站到队里跳起来。虽说大部分舞步还不是那么娴熟,有的还跟不上节奏,有的动作显得生硬和凌乱,有的有些羞涩,但是每一位舞者都是那么投入。

吃过早饭洗罢碗,朱密芳匆匆忙忙就往村委会前的广场赶。“赶着去跳舞呗,城里流行的广场舞,这两年在我们村里也流行得很。”朱密芳乐滋滋地说。

“我们都是自发来的,也说不上谁是第一个开始跳的,反正现在是规模越来越大,跳的人越来越多。”她说。可不是,方阵里既有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也有二十来岁的大姑娘,一个个眉眼里都透着笑意和喜悦。喜气洋洋的锣鼓点子,一声声敲打着清冷的空气,被山峦环绕的村庄里,增添了许多乐趣和生气。

2011年10月,该县组织6支广场舞蹈队参加了在长沙举行的湖南省第二届全民健身艺术节广场舞蹈大赛,其中南江镇三联文艺腰鼓队、安定中县腰鼓队等5支舞蹈队一举囊括广场舞蹈大赛全部5个金奖,艳惊星城。